東西問 | 瑞士漢學家勝雅律:我如何“觀中國”?-中國僑網
  • <blockquote id="8cyw4"><object id="8cyw4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8cyw4"><label id="8cyw4"></label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8cyw4"><label id="8cyw4"></label></samp>
    <samp id="8cyw4"><s id="8cyw4"></s></samp>

    • 設為首頁

    東西問 | 瑞士漢學家勝雅律:我如何“觀中國”?

    2021年10月18日 14:10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    字號:

      中新社瑞士艾恩西德倫10月18日電 題:瑞士漢學家勝雅律:我如何“觀中國”?

      中新社記者 德永健

      “律”和“智”,恐怕是瑞士知名漢學家勝雅律(Harro·von·Senger)學術生涯的兩個“關鍵字”。

      “律”指法律,是勝雅律的老本行;勝雅律曾在瑞士蘇黎世大學法學院就讀,后拿到法學博士學位,1982年起出任瑞士比較法研究所中國法律顧問,對中國法律、中國法律制度史、中國法律思想史等頗為精通。

      “智”指《智謀》,是勝雅律的成名作;1988年,勝雅律以德文寫就詳細介紹中國三十六計的《智謀(上冊)》(Strategeme, Band1),在西方學界引起極大震動,先后被翻譯成10多種語言;2000年至2001年,勝雅律出版《智謀(下冊)》(Strategeme, Band2)、《計謀》(Die List)、《智謀書》(Die Kunst der List)等著作,2008年又出版了一部專門介紹謀略的著作。

      勝雅律是公認的“中國通”。讀大學時勝雅律開始學習漢語,1970年發表的法學博士論文以傳統中國買賣合同為主題,這是第一篇由瑞士人所寫有關中國法律的法學博士論文;1975年至1977年,勝雅律以瑞士公派留學生身份在北京大學就讀,待1978年中國打開“國門”,幾乎每年訪問中國,親身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發展變化,發表了大量以中國法律、中西方文化交流等為主題的文章。

      身為法學家、漢學家和“中國通”,如何觀察和理解中國?近日,勝雅律在其定居的瑞士北部小鎮艾恩西德倫接受了中新社“東西問”獨家專訪。

    資料圖:航拍河南溫縣陳家溝太極廣場。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發 屈高烽 攝
    資料圖:航拍河南溫縣陳家溝太極廣場。中新社發 屈高烽 攝

     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:

      中新社記者:您多年潛心研究中國三十六計,出版了多部著作,認為“無論東西方,三十六計表現的是普遍的行為模式”;在您看來,這其中凝聚了怎樣的智慧?

      勝雅律:我想用太極圖回答這個問題??梢哉f,太極圖黑色的一半代表“奇”,白色的一半代表“正”,兩部分組成一個統一體。在人生中用“正”即白色的方法解決一切問題是不可能的,同樣用全“奇”即黑色的方法也是不可能的,需要把“正”和“奇”結合起來,具體問題具體分析,看看用“正”還是用“奇”的方法好。

      同時,不能因為太極圖中黑白各占一半就認為“正”所發揮的作用和“奇”所發揮的作用一樣大,我認為要“以正為主,以奇為輔”,重要的是盡量用“正”的方法解決問題。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是通過法律解決問題,實在不行再在法律和倫理允許范圍內用“奇”的方法。從我的經驗看,大部分問題都可以用“正”的方法解決,少數問題才需要用“奇”的方法。中國三十六計凝聚了“奇”的智慧,給人們提供了在“奇”的領域解決問題的方法,讓人們能夠比較容易“因地制宜”地找到一個具體方法來“出奇制勝”。

      有些人對三十六計或者說對計謀持負面看法,但我認為,不應該輕視小的東西,小的東西有時候影響巨大。比如新冠病毒那么小,人的肉眼都看不見,卻對世界影響這么大。因此“雕蟲小技”一類的說法比較膚淺。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為什么您的研究后來從三十六計上升到了謀略?您如何理解謀略?

      勝雅律:中國人處理問題的智慧不限于“奇”,還包括“正”,這種兼顧“奇”和“正”處理問題的智慧,我稱之為謀略。謀略包括“正”的思想,比如“治國之道必先富民”,也包括“奇”的思想,比如“藏巧守拙韜光養晦”,它的范圍很廣,因此要想全盤了解中國認識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論,就要研究謀略,只研究計策是不夠的。

      謀略代表著長期規劃和布局。1985年,我在中國報紙上讀到中國領導人的一篇報告,講到21世紀中葉,也就是新中國成立一百年后,要把中國建成經濟發展水平接近世界最發達國家的社會主義強國,我當時很震驚,后來在瑞士重要的《新蘇黎世報》發表文章,專門把“2049年”放到文章副標題,向西方人介紹中國的“百年目標”——它的時間跨度大大超過了西方各種戰略規劃,這也是謀略的一方面。

    資料圖:河南靈寶函谷關的老子廣場。闞力 攝
    資料圖:河南靈寶函谷關的老子廣場。闞力 攝

      中新社記者:2017年您出版的《瑞士之道》,為什么用中國《道德經》里的智慧描述瑞士的治國之策?

      勝雅律:1971年到1973年,我在臺灣留學,第一次接觸到老子的《道德經》,當時覺得非常陌生,里面的思想好像“沒有英雄氣質”,沒有“強大和斗爭”,似乎同西方人沒有多大關系,是典型的“中國人思維方式”,但后來我重讀《道德經》,想法開始轉變。

      上世紀90年代,我突然覺得《道德經》恰好是瑞士這個國家處世的藍本,所以用幾乎100條《道德經》“語錄”解釋瑞士的處世方式,比如“小國寡民”“無為”“不爭”等思想,與瑞士的小國身份、中立原則等非常符合??梢哉f約2500年前,已有一位中國智者闡明了今天的瑞士的處世藝術?!度鹗恐馈烦霭婧?,《新蘇黎世報》寫了書評,不過用中國哲學思想來解釋瑞士,還需要時間讓人接受。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為什么您說自己是西方少有的重視和研究中國馬克思主義的學者?哪一點讓您印象深刻?

      勝雅律:1975年到1977年,我在北京大學留學,期間學習了中國馬克思主義,希望了解它對中國現實的影響。之后我慢慢認識到,我在瑞士所學的法學(備注:留學前勝雅律已拿到蘇黎世大學法學博士學位)和在北京大學所學的中國馬克思主義有相通之處,法學關心規范世界,馬克思主義關心改造世界,可以說都屬于“干預性”(Interventional)思想體系。

      對于中國馬克思主義,我印象最深的是主要矛盾理論及其政治實踐。我認為,中國共產黨根據不同歷史發展階段的主要矛盾來確立政治路線,主要矛盾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現實發揮具體影響的關鍵部分,比如過去中國社會主要矛盾是“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”,現在主要矛盾是“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”,主要矛盾發生轉化,各項具體方針和政策都相應發生了變化。

    資料圖:2021年10月1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2周年,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國慶升旗儀式。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記者 盛佳鵬 攝
    資料圖:2021年10月1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2周年,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國慶升旗儀式。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

      中新社記者:您在觀察和研究中國的時候,非常重視中國官方文件和法律法規,強調要把現象學方法和規范學方法相結合,為什么?

      勝雅律:我是蘇黎世大學的法學博士,也是一名瑞士律師,學術生涯伊始就很重視法律法規和官方文件,也習慣于閱讀和分析規范性材料以及不那么“詩情畫意”、在很多人看來“枯燥無聊”的表達方式。我用規范學方法研究中國官方文件,是為了預見未來中國的發展,因為通過這些文件可以研究中國對未來的設想、未來方向以及目標。

      接下來,當然還要看現實情況,這就變成現象學考察,即通過考察各種實在的現象來了解那些設想的實踐情況;根據我的經驗,中國各領域基本都在按官方文件的設想發展。

      中新社記者:對于西方業界,您強調在觀察和研究中國時要“設身處地”和“感同身受”,摒棄意識形態和偏見的干擾,否則就會誤判中國形勢,您能否詳細闡述?

      勝雅律:我認為西方業界最根本的問題是不重視認識論。西方政治家、新聞記者或者智囊,都認為認識世界非常簡單,只要睜開眼睛,看看統計,現場考察,采訪一些人,最后把搜集的材料用西方各種各樣的政治、經濟、哲學、心理、歷史等理論和經驗加以分析,就可以得出“正確的認識”。其實,認識世界不是那么簡單。

      比如阿富汗戰爭,西方國家在阿富汗打了近20年的仗,結果全盤失敗,他們戰敗不是因為武器不好、不愿花錢、害怕犧牲等等,最根本的原因是始終不了解阿富汗的國情,看不到認識論的重要性。

      又比如西方媒體戴著有色眼鏡觀察和報道中國,陷入“西方自我中心”的死角,也是因為認識論出現問題,潛意識里把西方視作“當代文明的創造者”,將西方的科技優勢代入人文領域,認為西方是民主、人權的“老師”,覺得自己非?!案呙鳌?,由此滋生傲慢和偏見,無視或者不愿承認中國的科技進步和發展變化。

      這里我想介紹我提倡的認識論——“全顧學方法論”,它要求在分析、解決問題時必須“全顧一切方面”,從多種意識形態出發加以學習研究,因為不同意識形態對“問題一切方面”的看法并不一樣,這意味著從多個意識形態看問題要優于從單一意識形態看問題。

      因此我很高興在北京大學學習馬克思主義,它拓展了我認識世界的視野,完全符合“全顧學方法論”的要求;另一方面,依靠這一方法,我在研究中國法律之余,兼顧了中國文化的其它方面,“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”,研究中國三十六計就是我“兼收并蓄”的收獲之一。(完)

      受訪者簡介:

      勝雅律,瑞士知名漢學家,德國弗賴堡大學漢學專業終身教授,瑞士比較法研究所中國法律顧問;1988年出版介紹中國三十六計的專著《智謀(上冊)》,其后出版《智謀(下冊)》《謀略》等著作,2011年翻譯出版德文版《孫子兵法》,2017年出版《瑞士之道》,2020年出版《給法律人士的36計》,2021年出版《中國民法典中的繼承法》;精通中國法律、中國法律制度史、中國法律思想史等,多年來發表了大量以中國法律、中西方文化交流等為主題的文章。

    【責任編輯:王琴】
   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    僑寶
    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   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    Copyright©2003-2022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關注僑網微信
    1一12泑女视频?,午夜香港三级在线观看网,又色又爽又高潮高清免费视频国产
  • <blockquote id="8cyw4"><object id="8cyw4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8cyw4"><label id="8cyw4"></label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8cyw4"><label id="8cyw4"></label></samp>
    <samp id="8cyw4"><s id="8cyw4"></s></samp>